豆比手語

豆比手語

讓你發現手語的樂趣;

讓聾聽世界更加緊密🤟 

有任何合作上的想法或回饋,歡迎來信告訴我們唷!

手語翻譯也能做逐步翻譯…?___《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帶給我的震撼

開心!!!《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來台與我們交流!

(購買連擊在這裡)

聽前輩說,在台灣,關於「手語翻譯員」的文獻目前僅限於論文,相關的書籍著作其實目前並不見於市面。

讀完《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後,除了對於香港的手語發展稍微有點了解,最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對於手語翻譯的想像又被打開了…

↓ 右下角作者穿的衣服是書中提到的T-shirt「手語譯者不是義工」!

1.若豆子們對於翻譯有出淺的認識,會知道口語語言翻譯中有分為兩種:

 

  1. 逐步口譯(consecutive interpreting)
  2. 同步口譯(simultaneous interpreting)

 

逐步口譯會要求的另一個能力是「筆記能力」,每位翻譯都會有自己直式筆記本,且在紙上通常會畫上2~3條直線,看上去就是有三四個直條空白處,用處為何?

可以在時間壓力下,寫或畫下自己的筆記。那筆記如何註記呢?翻譯員一定會針對每一場翻譯所使用到的詞彙發明特定記號,畢竟筆記一定要能快速記下,簡潔有利是必要,但同時自己也要看得懂。

(這真的是太重要了…過去豆比在練習翻譯時,常常看不懂自己在紀錄什麼

:「咦?一條線?咦?這個圖是什麼?哇這字也太醜…這什麼啊..到底…?」

各種歇斯底里,接著翻譯就會卡關,因自己的筆記卡關。)

那麼手語翻譯是「視覺語言」,且輸出的媒介是「手」,你覺得會是哪一種呢?

我們認知的手語翻譯分兩種型態:

 

1.看手語,翻成口語

2.聽口語,翻成手語

 

所以感覺上~應該就是同步口譯(simultaneous interpreting)吧!

正當我們這麼以為時…

香港來的豐富經驗的手譯員,也是《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的作者—陳意軒在書中提及了類似逐步口譯(consecutive interpreting),香港用詞為「接續轉譯」(為了方便理解,豆比接下來都統稱為「逐步翻譯」。)書中她提到其實主要還是只用於限定的場合,目前在香港較為建議的場合為法庭、心理健康、醫療,因與人身自由、健康、財產,有直接的影響,需要十分謹慎。

我們忍不住好奇地問:

「但是要先做筆記,接著看著筆記的同時,還要兼顧眼神交流,同時要用手語傳達翻譯的訊息,這…感覺強人所難啊?」

「恩…邊看筆記邊用手語翻譯是有挑戰沒錯,但不是做不到。」

意軒雲淡風輕地講了這句話。

(過去翻譯課程時,教授特別強調翻譯時就是講者的替身,眼神交流才是對參與者的尊重,也能將參與的觀眾納入整個對話,下面提到的論文也有提到細節。)

…豆比瞬間被這平靜而氣場強大的話語震懾了啊!!!

 

專業真的是被磨鍊出來的。

不過在她的書中,她也提到直到2010年,手語翻譯學界才有提倡教授逐步翻譯:

“For many  dialogic  interactions, 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  is the  most appropriate  mode.  These  include  medical appointments, Video Relay Service  (VRS)  calls,  and  interviews. 

 Many interpreters use  CI  when  interpreting  for children,  seniors,  and  foreign  sign  language  users,  or  situations  in  which  the  interpreter  lacks  contextual knowledge or does not know the participants well. “

 

“對於許多對話互動來說,逐步翻譯是最適合的模式。 其中包括醫療預約、視訊服務 (VRS) 電話和面談。

許多口譯員(手譯員)在為兒童、老年人和外國手語使用者進行口譯(手譯)時,或在口譯員(手譯員)缺乏語境知識不太了解參與者的情況下使用 CI。 ”

—Debra Russell and Risa Shaw, ‘Effective Teaching Strateg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rpreter Education’.

↓ 當時凱文老師讓我們親自示範聾人、聽人翻譯員如何協助一位聾盲人士欣賞戲劇。

左邊數來,第二、三位扮演聽人翻譯員,右邊數來第三位藍色花衣服的女士扮演聾盲人士,右邊數來第一、二位為聾人翻譯員*(會點字、觸摸式手語(PT))。

上述提到的特別的手語翻譯情境,以及在手譯員還不太了解對話上下文的情況下,適合使用「逐步翻譯」,原因是因為先專注聆聽翻譯內容,同時做成筆記,再專注看筆記的同時轉譯成手語,依照陳意軒作者的說法是,這樣的好處是:「讓接收訊息、記憶輸出、譯文和協調這四個轉譯過程,分別開來,名符其實地接續進行,大大減輕腦能量負荷。我們能專心收取外來訊息,然後能專注建構譯文,記憶也可以輔以筆記 。接續傳譯如果使用得宜,出錯會比即時傳譯少得多。」

(這一段有興趣的豆子們可以參考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的第四章)

 

那麼這樣的意思是指說逐步翻譯的好處大於同步翻譯囉?

也並非如此。

其實雖然 ‘Effective Teaching Strateg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rpreter Education’.這篇論文的除了強調逐步翻譯在手語翻譯中也能有很大的輔助角色之外,也為逐步翻譯反平之外:

“We recognize that certain myths have shaped our interpreting and teaching practices, and may have contributed to educators not teaching CI as a viable mode for interpreter use across settings. These myths include: 

  • Only less skilled interpreters use CI. 
  • CI takes (much) longer. 
  • CI is not necessary for signed/spoken language interactions because the modalities are different; we can use both languages, simultaneously, without interference. 
  • CI is used only by hearing children with their deaf parents. 
  • Participants don’t like CI (so we shouldn’t do it and/or non-deaf people won’t tolerate silence). 
  • CI isn’t used in the “real world.” 
  • SI is the ultimate goal.

 

中文翻譯:

「我們認識到,某些迷思塑造了我們的口譯和教學實踐,並可能導致教育工作者不將 CI 作為口譯員跨環境使用的可行模式進行教學。 這些誤解包括: 

  • 只有技術水平較低的口譯員才會使用 CI(逐步翻譯)。 
  • CI 需要更長的轉譯時間。 
  • CI 對於手語/口語互動不是必要的,因為方式不同; 我們可以同時使用兩種語言,而不會受到干擾。 
  • CI 僅供聽人兒童及其聾父母使用。 
  • 參與者不喜歡 CI(所以我們不應該這樣做或非聾人不會容忍沉默)。 
  • CI 不適用於「現實世界」(CI只停留於教學理論)。 
  • SI (同步翻譯)是最終目標。」

 

細節豆子們可以再用Google翻譯細看論文唷!

最重要的是,論文作者們說明了逐步翻譯和同步翻譯應該是相輔相成的夥伴是翻譯者們,無論是口語翻譯員或手語翻譯員,都可以練習彈性在不同場合互相使用搭配的兩種工具

在台灣,我問過手語翻譯經驗豐富的前輩,他們也沒有接觸過手語的逐步翻譯訓練呢!

豆子們有沒有大開眼界了呢?

如果是你/妳,會想要多了解甚至學習逐步翻譯 (CI) 呢?

你/妳認為還有什麼樣的場合適合使用逐步翻譯 (CI) 呢?

再跟豆比留言分享啦!

 

攝影來源:莫比斯創作圓環公社 陳聖皇

 

分享這篇文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