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比手語

豆比手語

讓你發現手語的樂趣;

讓聾聽世界更加緊密🤟 

有任何合作上的想法或回饋,歡迎來信告訴我們唷!

聾盲人士也可以觀賞戲劇表演 !?

「身體最大的器官就是皮膚,我們為何不好好利用它呢?」

(Our biggest organ is our skin, so why don’t we use it ?)

一位美國的聾盲人士用激動「說」道—黑暗中,他用手指、手掌、打了一連串的「觸摸式手語」

今年三月,很慶幸地,當初教我們視形傳譯的凱文老師(Kevin Dyles)再次訪台,同時還帶著他的太太,也就是《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的作者陳意軒來到 #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 的排練場,透由凱文老師為我們進行的視形傳譯複習和新的內容分享,豆比的視野再次被拓展……

 

聾聽合作創造的戲劇欣賞

 

凱文老師當時分享了聾盲人士欣賞戲劇演出的案例時,當下聽人、聾人都過於震驚,完全無法想像他所描述的畫面,即使他有播出一小片段的影片,但畫面過小,且工作人員站位重疊,我們實在無法清楚看到到底聾人翻譯員(會點字、會觸摸式手語)、聽人手譯員如何合作讓聾盲人士也能享受舞台劇演出。當下有一位聾人學員好奇詢問了人員配置的位置分配,善於教學的凱文老師馬上請好幾位學員上台親自體驗示範—大家馬上秒懂!

 

如圖:

右邊是舞台,A、B為聽人手語翻譯員,背對舞台。

C、D是聾人翻譯員(點字、觸摸式手語的翻譯員)透過聽人手譯員的手語接收資訊。

E 是聾盲人士,透過C點字的翻譯員 + D 觸摸式手語的翻譯員得知台上的訊息。

↓ 比如說舞台上有人往右跑,手指就會在背上往右滑。

這是豆比目前印象中最深刻的部分,細節不太清楚了。

但…我想說的是,所有人都無不為此感到目瞪口呆,世界觀徹底被打更開!

 

從這個課程,有兩件事可以讓豆比我來好好分享:

  1. 觸摸式手語(Pro-tactile Sign Language),簡稱「PT」。
  2. Picture Show

 

先從觸摸式手語開始說起吧!

豆子們或許聽過點字(braille)、手指語(tactile fingerspelling)、手語(sign language),那麼你聽過「觸摸式手語」嗎?

豆比我在網路上用中文查找資料,發現目前的文獻還是屈指可數,畢竟它其實是2007年由美國的聾盲人士發明的語言,是的,如同所有語言,它也有它的文法與句法。

 

觸摸

有別於一般我們認知的點字、手指語主要是觸摸手掌、手背,但觸摸式手語擴大觸摸範圍到手掌、手背、手臂、背、肩膀、腿、膝蓋、脖子與胸部之間。

是啊!看起來好像觸摸的範圍相當廣,從小我們就被教導對於自己身體的界線劃分自我與覺察,一旦超過xxx範圍,「嗶嗶!打媒de su!」(仿『不行』的日文發音)」而在這個敏感的MeToo世代,不要說觸摸了,人與人之間的「肢體接觸」更成了一種時代演變而更深化的禁忌,不只異性之間、同性與跨年齡的族群間亦是如此—畢竟我們清楚性騷擾是任何人都可能對任何人做的事。

但是對於失去視覺與聽覺的族群來說,沒人摸他們,他們並不會清楚誰在他們身邊、周遭發生什麼事情呀!當然即使如此,不表示聾盲人士就毫無分寸或毫無界線,比如說不要拉或猛抓。

(不過豆比沒有認識這樣的朋友,所以也會好奇他們本人對於觸摸接受的範圍到哪裡呢!)

   「這是由聾盲人士創造給聾盲人士的語言。」

(It is a language created by the DeafBlind, for the DeafBlind.)

Julica Nuncio,觸摸式手語的發明和推廣者之一這麼說道。

(p.s. 特別注意是”D”eaf”B”lind,使用大寫表示一種自我身份的認同。好比聾人若以聾為榮,會希望他人稱自己the Deaf,而不是deaf/ hard of hearing,更別說在美國一些州立法禁止使用的歧視性字眼:hearing-impaired(聽覺障礙))

 

點字、手指語、手語 不夠嗎?

以下是豆比透由Google搜尋引擎以及ChatGPT的協助構成的完整資訊

點字 (braille)

點字是一種盲文系統,用於盲人或視覺障礙者之間的書寫和閱讀。它不是像明眼人的文字那樣使用符號或字母,而是使用一系列凸起或凹陷的點點組合,每個組合代表一個字母、數字、標點符號或特殊符號。

點字的特點包括:

  • 凸起或凹陷的點點: 點字文字通常是在紙張或其他平面上形成一系列點點,這些點點可以用手觸摸到,每個點點的位置和組合代表一個特定的字母或符號。
  • 單一字母表示: 點字系統將每個字母、數字和常用符號都分配了一個唯一的組合,這樣盲人就可以通過觸摸來識別並理解文字。
  • 盲人閱讀工具: 盲人使用特殊的點字盲文書籍或盲文打字機來閱讀和書寫點字,這些工具使他們能夠獨立地進行閱讀和書寫活動。

簡而言之,點字便是一般人的書寫和閱讀的文字系統,而非直接性的交流。

手指語 (tactile fingerspelling)

  • 手指語是指聾盲人士用手指在對方的手掌或手背上進行字母拼寫,以表達單詞或句子。這種方式主要用於交流英語,因此聾盲人士需要學習字母表和相應的拼寫技巧。
  • 手指語的侷限性在於它僅限於拼寫單詞或句子,無法表達複雜的語言結構和情感表達。此外,由於需要在對方的手上進行操作,手指語的交流速度通常比較慢。

觸摸式手語(Protactile Language)

  • 觸摸式手語是一種發展自美國盲人社區的新型手語,旨在提高聾盲人士之間的交流效率和情感表達能力。與手指語不同,觸摸式手語主要是通過身體接觸和輕觸來進行交流,例如手掌、肩膀、背部等部位的觸摸和輕按。
  • 強調身體接觸的重要性,通過不同的觸摸方式和手勢來傳達信息和情感
  • 第一種美國手語的「狗」,視覺上能從耳朵判斷是狗,但觸覺上不易辨識是狗。

 

  • 第二種美國手語的「狗」,視覺上是人類叫狗來的動作,但觸覺上也不易辨識是狗。

 

  • 這個手形有狗的耳朵形狀,才能讓聾盲人士透過觸感得知是「狗」。

 

「觸摸式手語可以讓我認識上千個字。」

一位聾盲人士說道。

 

資訊更多元的吸收管道也讓他們拿回更多的人生主導權,而不是像以往那樣過度依賴他人的協助。

那麼為何這語言可以協助聾盲人士之間更深層的的情感表達和身體連結呢?只因為觸摸部位變多就達到這樣的效益?

 

共鳴

人會對於他人說的話因有共鳴而有所呼應,可能是眼神投射、可能是微微點頭、可能是強烈搖頭、可能是鼓掌、可能是掌舞、可能是低語、可能是尖叫、可能是微笑、可能是大笑、可能是哭泣,但有注意到嗎?這些人類的回應方式往往是以視覺和聽覺所構成,那麼聾盲人士呢?

觸摸式手語中有一種表示法叫做「back channeling」

其實根據牛津詞典中的資訊,查到的是「backchannel」

“a method of communication or discussion that is not direct or made public.”

(透過秘密管道或特殊途徑)進行交流

 

比如說,我對於你發表的言論很同意,我會用手掌輕拍你的大腿(或肩膀) ; 若我在笑,我會輕輕用指甲抓你的大腿(或肩膀)(似乎是看你一次跟幾個對象對談,同時搭配一下肢體可以放置的位置。但好像也不能太多人,畢竟聾盲人圍圈坐在一起對話時,是要能在觸及到對方的範圍內才能有清楚的溝通。)

 

雙向

back channeling也顯示了PT是可以「雙向」同步溝通的,比如說A在發言時,我左手抓著他的手接收他的訊息,同時右手放置在對方的大腿上,只要有任何的反應,我的右手會給予反饋,且不會打斷對方的發言。為何這很重要?有位美國的聾盲人士在訪談中表示,這樣他才有 #被在乎 #被重視 #被尊重 的感覺,一旦人與人之間有這樣的交流後,才會有了溫度和連結的產生,接著才會進一步對彼此產生好感與信任,最後建立良好的友誼關係。

 

總結來說,觸摸式手語給予的效益,甚至說,開啟聾盲人士一扇窗的原因為以下:

  1. 增加情感表達的渠道
  2. 提升情感共鳴和理解
  3. 加強互動和交流
  4. 強化信任和親密感

 

是不是透過這篇分享,豆子們的眼界更加開闊了呢?

如果是你/妳,你/妳會想學學看觸摸式手語嗎?原因為何呢?

 

A:是的,我對學習觸摸式手語很感興趣,可以提升溝通技巧。

B:不是,目前沒有學習觸摸式手語的計劃,可能專注於其他事務。

C:需要更多時間思考,暫時無法做出決定。

歡迎留言跟豆比分享交流!

 

分享這篇文章到...